今天是: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最新文章

最美老人候选人百岁老人朱连春捐高龄补贴为村里安装路灯《资讯》开槽螺母

时间:2020-11-17 10:35:33 来源:马贵机械网 浏览量:0

7朱连春

朱连春,男,河东区凤凰岭办事处岭泉村人,生于民国6年,公元1917年11月25日。原本姊妹众多,在家中排行老十,因旧社会医疗水平低下,只存活下来三个,一个是年长他15岁的姐姐和一个长他6岁的哥哥。

年幼时的朱老,聪明好学。厨师,木工,瓦工,打墙盖屋,无所不能,村里的红白事,都由他主事。今天东家,明天西家,提着一把菜刀,义务为大家帮忙。由于物资匮乏,事主家往往缺这少那,只要他家里有的,都毫不犹豫的拿去。他常说:自己吃,什么多一口少一口的?救急要紧。每每给邻居们帮忙,都是能省则省,和邻里相处,宁愿自己吃亏,也不叫大伙抱怨。时间长了,很多乡邻遇到事情,都找他商议,成为了大家的主心骨。

战争年代,白天忙着抢种,抢收。晚上和众乡邻,一起抬担架,护送伤员。一九四三年冬天,郯城战役打响,在正月初三,他和本村的张应、蒋凤祥、王成轩、朱凤三、谢洪伍等六人还有周围邻村的群众在马宅村聚齐。雨天路滑,没有饭吃,饥寒交加,连夜奔赴郯城。战后的郯城变得一片废墟,到处都是上百平方的炸弹坑,从战场上抬下来的八路军伤员,断腿断胳膊的、头破血流的到处都是。组织上安排他和张应、王成轩、蒋凤祥四人组成一组抬一副担架,说是担架,实际上就是一张木制的单人小床,四人每人抱一条床腿,他们这次抬得是一位被炸断腿的八路军战士,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,道路泥泞,艰难的前行着……第一夜,摸到重沟的陈村,住在陈元金的四兄弟的大儿子家里,因白天怕遇到敌机,在此修整了一个白天,傍晚时分再次启程,又经过一夜的艰难跋涉,于初九的早上来到临沭的赤城河村,把伤员平安的送到目的地,出色的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。后来,朱连春多次参加护送伤员、支前的任务,八路军的补给部队就住在他的家里,会计室就安在他家大门里的耳屋里,纸币用红纸包裹着放了半间屋,每天干部战士进进出出,很是热闹。

新中国成立后,满目疮痍,百废待兴。他和中国众多的劳苦大众一样,辛苦劳作,夜以继日的参加农业劳动,为新中国的崛起献出自己的力量。

一生务农的他,是种地的一把好手,无论耕、耪、种、收,编斗笠,织蓑衣,无所不能。乡亲们都说,他除了不识字,没有他不会的。就这样,直到80岁,他依然不愿停歇。

大她15岁的姐姐年轻时嫁到重沟三官庙村的地主夏英年,战乱时期,兵荒马乱,随部队南下滞留南京,后来丈夫,儿子相继去世,儿媳带着孙子远走他乡,他成一孤寡老人。南京市政府一直照顾的很好,但后来朱老听说后,在八六年专门去南京把她的姐姐接回来,自己亲自照顾。老人后来患上眼疾,导致双目失明。朱老每天不厌其烦的把饭菜端给姐姐。最后的两年老人卧床不起,大小便失禁,都是朱老擦屎把尿的伺候,在寒风刺骨的冬天,每天要为老人洗一大盆的衣物,每天变着花样的为姐姐做可口的饭菜。直至老人终了,给姐姐办理了后事,将骨灰送回她的老家与她的丈夫合葬。

朱老的老伴是2014年去世的,享年99岁,在老伴最后三年里,患了老年痴呆,都是朱老伺候着,每顿饭都是她一勺勺的喂,安顿好老伴后,才有空自己吃饭,考虑到儿女都忙,从不让儿女插手。两位老人一生也没少吵过架,但最后的几年时光,特别是老伴失能后,确实看出了他们不离不弃的真感情!每当乡亲们说起两位老人,都竖起大拇指,连口称赞。

老人一生育有五子二女,膝下有118口人,儿孙满堂,他教育子女的观点就是,破帽子常戴,吃亏人常在,他的长玄孙今年升入小学一年级,五世同堂已近七年,第五代已有七人。

老人虽然不识字,但识大体,会做人,会做事。去年开始,政府发给他的百岁老人每月600块钱的百岁补贴攒起来,今年拿出来为全村安装太阳能路灯。问起他怎么想的,他说:我没想到能活一百多,也没想到现在能有这样的好日子,相比先走的那些人,这个便宜是占了,国家再额外的给我钱,我怪过意不去。再说,儿孙对我照顾的很好,我也不用花钱了。他就是这样和中国大多数老人一样,一辈子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,尽职尽责,热爱奉献,并且默默无闻,就像那路边的小草,虽历经风雨,却依然挺拔;虽久经风霜,却也活的无比精彩。

世纪轮回,岁月静好!他,就是这么一个愿意吃亏,不愿意占便宜的人。

[责任编辑:杨凡、李春晓]

想爆料?请登录《阳光连线》()、拨打新闻热线0539-8025117,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()提供新闻线索。齐鲁网广告热线0539-8025117,诚邀合作伙伴。

为您推荐

齐鲁网2018-09-24

齐鲁网2018-09-24

齐鲁网2018-09-24

在家里,是顶梁柱、主心骨;在镇上,他是垛南公路上的一名普通的养路员;在村里,他是坚持正义、受村民欢迎和爱戴的群众代表、村小组长。

订制棉袄

北京订制休闲衬衫

北京订制T恤衫

相关阅读
友情链接